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怀念母亲课件

2019年04月17日 15:37

    离生活近一些,离现实近一些,离公共事件近一些,这不是残忍,不是逼迫孩子直击丑陋,而是让他们在坚硬的现实面前,更好地认识社会,所谓“从这里,读懂中国”。很难想象,一个只知道雕琢文字、在所谓的哲思里不能自拔的考生,能有多大的社会担当?很难想象,固执地让他们吃“甜食”,让他们狂饮心灵鸡汤,他们的目光又怎能有意识地关注国瘼民难?很难想象,让孩子不去正视热点事件的种种曲直,不培养他们的权利意识,不有意识地引导他们去监督公权力,他们又怎会具有公民意识?

    一天之中的有效救援,告诉我们,尽管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中国在汶川大地震之后仍然取得了可贵的进步。比如,及时、沉着而有序的救援表明,汶川大地震留下的精神遗产正在转化为一整套有条不紊的抗震救灾的制度性安排,社会主义中国拥有迅速集中全国人力物力抗灾救灾的效率和力量;对任何生命坚决不抛弃,不放弃,举国期待一个又一个生命奇迹的发生;同胞相亲,守望相助,显示了中华民族亘古相传的大善与大爱,这善良与爱,将凝聚全国民心。而汶川曾经留给我们的血的教训、泪的经历、与灾害抗争的经验,也将凝聚成抗御灾害的坚固堤防,护佑生命,改写生离死别的天灾剧本。

    实现教育均衡发展的重点在教师队伍建设

    手心手背都是肉,身前身后都是娃,星星伴着月亮笑,每天都迎来一片金灿灿的朝霞。

    所以我说,我们现在要降低对中学生写作能力的要求。语文教育是一种审美教育,应该把文学性、艺术性放在首位,把阅读能力放在首位,现在我们的问题是我们教会了学生写那些八股的作文,却没有教会学生真正的用自己的脑子读文字作品,一个中学生如果他连鲁迅的小说都看不懂、读不顺,能写作文对他又有什么意义呢?语文教会中学生的应该是文学欣赏力,应该让他们学会读———阅读理解能力,例如:鲁迅、周作人、余华等现当代作家的作品。爱好这些作品,自然会掌握好中文,但是,我们现在恰恰是本末倒置,教了他们太多的写作方法,教了他们太多的支离破碎的语法知识,教了他们肢解范文的方法,例如:中心思想,写作大意等等,却恰恰没有教他们什么是文学,如何读文学作品,怎样用自己真诚的灵魂和生活经验去和作品的描写呼应,去受作品的感染,许多高中毕业生甚至读不了一本电子产品说明书,我看这样的学生,即使有了高中文凭,其实还是文盲。

    毫无疑问,这些零分作文的孩儿们丢了“前途”,但留下了文章,玩儿得如此潇洒,如此悲壮,令人叹为观止。难怪报社的一位大侠作如是感慨:小小年纪就能在云淡风清中直面生命的不堪,就能在惊涛裂岸中直抒坦荡的胸臆,真牛!

    躺在床上,将手中的沙漏反复颠倒着,细小的彩沙顺着细缝缓缓流下。每一次的流逝,就是时间的流逝,是我生命的流逝。在不知不觉中,毫无声息地从手中溜去。

    可以说,迄今为止,针对网游入编教材的做法,没有一个理直气壮的理由可以让公众欣然接受。笔者不揣愚昧,估计要么道理不够充分,要么论据不够丰富。而问题的关键倒不是理由给得充不充分,而是教材编写机制是否能经受多方考量,譬如入编教材有无科学论证、阳光程序、多方利益充分博弈。

  改革进入了而立之年以后,最早、最成功,也是持续最长的改革——高考制度正在面临着考验。30年前托高考之福的既得利益者们,一面在做《高考,1977》之类的自我陶醉,一面处心积虑地要毁掉高考制度。

    教学重点:用删减比照法研读语段文字。

    教育部长周济说,“要办人民满意的大学”。人们如何满意?每个人都可以有选择,选择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用什么方式来读书,那才是公平的,才是满意的。

   (2)每领做一次课间操按0.2教分计。

    读法、倡风、示范:民众思想教育的路径。民众是社会的基础,因而历代统治者都十分重视对他们进行思想教育,并且逐渐形成了一整套较为完整的方式方法。其一是朝廷训俗和聚民读法。这是古代社会对民众进行思想教育的基本路径。训俗和读法,就是通过行政官员定时聚民读法和发布告示等方式,让民众知道国家的法律和基本道德规范。西周统治者认为“民之秉彝”,天下便可太平。尽管知晓不是遵守道德规范和法律的充分条件,但却是必要条件。其二是倡导优良社会风气。封建统治者十分看重社会环境和社会风气,因而他们在倡导读法的同时,注意对民风的引导。西周的统治者注意观民风,化民俗,周公摄政不仅制礼作乐,而且还采集民歌来化民易俗。宋明时期乡规民约得到充分发展,在实现社会秩序化方面发挥了很大作用,这也是化民成俗的重要举措。其三是官员的行为示范。无论是西周还是以后的各个朝代,封建统治者都非常注意社会教化。而社会教化十分重要的一点就是官员行为对民众的示范。中国古代的官员,不仅在选拔过程上有德行上的要求,而且在治理国家的岗位上也要求在德行上成为民众的表率。不可否认,古代社会的官员示范实际上的作用是很小的,但统治者看到了官员对于民众的影响并提出具体要求,应该说还是很有眼光的。

    提高文学修养需要环境推动

    古往今来,人们向往“真”,呼唤“真”,赞美“真”,创造“真”。有人说:“真理犹如珍珠,它在日光下最澄澈。”有人说:“真情在生活中,要比在舞台上更有价值。”也有人说:“真诚能使人摆脱暴风骤雨,而走向阳光明媚的天空。”

    这样说并不是为过去的科举考试唱赞歌,科举的目的无非是让“天下人才尽入我彀中矣”。现在的中国教育不是要培养“货于帝王家”的书呆子,而是培养大批的公民,因为,现代社会需要的是公民而非臣民,强国富民要靠公民。但依据我多年对中国教育的观察,我认为中国最缺少的不是知识传授,而是人的教育,如何培养合格公民,这可以说是中国教育中的短板,现在应该是补这短板的时候了。

    我充分相信,只要上下努力,胡锦涛总书记所说的“努力办好让人民群众满意的教育”的目标一定能实现。 (本报记者姜泓冰整理)

    清华大学工学第1名、管理学第1名、医学第2名

    温家宝认真倾听着徐俊军老师的讲课,不时在笔记本上记着。很快,40分钟过去了,下课铃声响了。温家宝和座位旁边的几位同学亲切聊了起来。孩子们刚开始感到拘束,但能和总理“同学”,又听到温家宝的亲切话语,孩子们顿时兴奋得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我给你们归纳一下,老师是先告诉你们一个概念,然后启发你们要思索符合这种概念的条件和情况,学会用工具,联系实际加以应用。对不对?”温家宝一边翻着自己记的两页笔记一边说。同学们看到,总理的笔记本上密密麻麻地记录着老师讲课的要点和他自己的感受、思考。

    3.结合当今具体事例,论述梭罗的名言:“最好的政府是管理得最少的政府。”对政府的本质、作用等问题的讨论,对梭罗及其作品的理解非常重要,而《论公民的不服从》这样的材料被编进教科书,灌输给孩子们,让他们知道公民权利和精神独立的重要,已经超越了语文陶冶性情的范畴,这对我们来说比较难以想象。

    1. 生物的生殖 无性生殖和有性生殖 减数分裂的概念 精子和卵细胞的形成过程 受精作用

    “从工作、生活的实际需求看,应用文比文学作品有更大的实用性。”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副教授徐默凡认为,中学生们长大后,接触更多的将是专业论文、应用性文献、调查报告、公文、新闻等应用文,写得多、读得多。因此中学语文教学,包括起导向作用的考试试题,都应该强化应用文读写训练。

    60年来,中国的教育进步很大;60年过去了,中国的教育问题仍然很多——这两点,无人否认。问题的关键在于,成绩属于历史,危机将影响未来。在关乎国家命运、民族未来的教育问题上,保持足够的清醒,不盲目骄傲,不轻易气馁;大着胆子探索,摸着石头过河;既低头走路,又抬头看天,应该是一种最现实、又最理想的状态。

    我们一定要把教育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这是党和国家在长期的社会主义建设中总结出来的重要经验,是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必然要求,是我国现代化建设必须始终坚持的重大方针。各级党委、政府要按照基础性、先导性、全局性的要求对教育进行超前部署,经济社会发展规划要优先安排教育发展,财政资金要优先保障教育投入,公共资源要优先满足教育和人力资源开发需要,依法加大政府投入,广泛动员全社会资源,使教育事业适度超前国家现代化建设进程。   

    2.2010年的文言文文本备考要走出单一人物传记文本阅读的窠臼,采用多元文体阅读备考策略,即由这几年的单一人物传记向杂记、散文(记人记事写景说理)、序言(书序或赠序)、小品文、小说等多种文体过度,仍然把备考重点放在对文言词语、句式和文章内容的理解上,既要做到能字字落实、准确无误地翻译,又要能对文章内容准确把握,理解到位。要会对文中观点、写作意图、人物形象及其思想品质、写作特点进行主观分析、评价赏析。明年有可能会出一道主观分析评价题。同时,文化经典选文的备考力度也要加大。名句名篇背诵默写只能加强不能放松,有增加分值的可能性(前文已举例说明理由)。

    我浮想联翩,想探寻一下起名的来源。是不是因为中国只有一个季羡林,所以他就成为“宝”。但是,中国的赵一钱二孙三李 四等等,等等,也都只有一个,难道中国能有13亿“国宝”吗?

    中学语文应该贯彻爱的教育、善的教育、美的教育等价值内涵,丰富学生的情感,让学生对人生有更丰富的体验,了解什么是善,教会他们理解亲人之爱,故乡之爱,给他们对自由的渴望,对道德生活的向往;教会他们用勤劳的手段去获得自己更加幸福的美好的生活信念;教会他们用同情、怜悯、爱的眼光看待世界,而不是相反,教会他们以斗的眼光、恨的情感。语文教师应该教学生以爱美的心,对自由、对幸福、对人生现代化的理解,把语文教育和文学教育打通。

    2.感恩瞬间——王濛两叩首

  从思想启蒙、思想解放的角度来审视90年前的“五四”,我们也可以说,“五四”并不是历史的回声,它依然“活”在中华民族走向未来的奋斗中。

    有人建议:为了便于信息管理、信息交换,避免造成应用障碍,新生儿取名尽量采用字表中的字。对这一说法,民众中认识不一。对此专家们表示 “取名字用字如何规定,这是户籍管理部门的事,语言文字主管部门不能单独作出决定。但在为三级字表收字时,已经尽量考虑到姓名用字的需要。”

    沿着楼梯,来到院办公楼三层校长们的住处。经过打问,推开向北的一扇门,一位干练精神的老师迎了上来。他50来岁,面容朴实却透着坚毅,个头不高,却给人威严。是他,Q中学的校长——D老师。我贸然出现,D老师没有显得惊讶。他说,知道我的一些情况,并且说出了我的名字。我在Q二中任教时,指导着学校的文学社,曾经和Q中学的文学社有过联系。

    中国教师报:经过这三年的努力,您认为您是否解决了这些问题?

    有一次上《先秦诸子》,讲到庄子的《逍遥游》时,鲍鹏山字字珠玑,犹如一场音乐会,全班鸦雀无声。当氛围达到高潮,他转而面向黑板,当即板书起庄子的《天下》,洋洋洒洒,用惊叹号为整堂课收尾。事后,很多学生表示,这节课他们终身难忘。

    ——《意见》摘录

    ②高级中等教育阶段受省级表彰的优秀学生增加10分;

    “原来没有想过语文老师还可以这样组织课堂,让每个同学都在课堂上发言……”一些听课教师在议论说。让学生更多的参与讨论,是“青春”这堂课的大胆尝试。据记者了解,原来的语文课大部分情况下是教师满堂灌,学生听课时的想法并不是教师最关心的。而《老王》一课于众不同之处在于其开发性,有关历史背景的巧妙插入,在有限的时间内扩充了知识的容量,同时不拘泥于字词句的技术性解读,而是运用多样对比与扩展延伸的方式,启发学生感悟课文中人物可贵的人性美。

    解读第一代语文名师留下来的经典“教学实录”,我们会有一种强烈的感受:名师们不仅对于教材文本有着相当的理解深度,更重要的是,他们往往以一种出人意外的解读方式为学生进入文本世界找到最有效的“入口”和最便捷的“路径”。在这方面,钱梦龙关于《愚公移山》的教学案例堪称导读的经典。为了让学生切切实实理解文本内容、掌握文言基础知识、发展文言文阅读的基本能力、培养学生的智力品质,钱先生的教学设计可谓苦心孤诣。阐释文本原意、理解愚公精神,构成他整个教学的价值取向。为此,他预设了一整套解读文本的“程序”与一系列进入文本的“路径”。

    接下来还有这样的话:“穆旦在诗创作的道路上苦苦追求了一生。这是一个真正内行的求索。而且他求之甚深。”“内行的求索”该怎样理解?“求索”者,寻求、探索也。正因为有未知、有迷茫、有困惑,才有“求索”。而“求索”则既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内行”,则表示某方面知识和经验十分丰富。“内行”与“求索”,像春花与冬雪、星月与泥泞,是很难碰在一起的。“内行的求索”这样的表述,有点像“炎热的寒冬”、“肥胖的瘦鬼”,让人难以捉摸。再说,既然“苦苦追求了一生”,又何须再“而且”一下呢?而且,在诗创作的道路上求之甚“深”,又表达了怎样的意思呢?以“深”来说明文学创作的追求,也是让人不好理解的。 

  

  一、具体解读

    明确:严格地讲,苏氏未从政治、经济、文化等多方面考虑,而仅从斗争策略论六国之过,将灭亡的根源归结为“赂秦”,结论是偏颇的。特别是只着眼于“谋士”“奇才”而看不到人民群众的作用,更是片面的。苏洵用文学的放大镜把“赂秦而亡”的原因放大到极限,是有意为之的。他论六国不是纯客观分析,在秦和六国之间,他的情感是仇秦而亲六国的。如将战国形势转换为宋与契丹、西夏对峙的形势,则六国相当于宋,秦国相当于契丹和西夏。他对六国是责其不争,哀其破亡,对秦国则视为仇敌。这种情绪贯穿始终,形成沉痛激切的文气,决定了文章的思维结构。

    初中是学生的身体、心理发展较快的一个阶段,特别是步入青春期,其心理更是复杂多变。因此,在其成长过程中难免会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特别是“留守儿童”,由于家庭教育的缺失,更容易产生心理方面的问题(如前所述)。对此,班主任不应动辄以粗暴的手段对待。而应倾注更多的爱心、耐心,多与学生交流,了解其性格、心理形成的原因,从心理上加以疏导,有针对性地解决。如:通过心理课堂、知识讲座、心理健康咨询等形式强化学生自尊自立,帮助他们了解心理发展变化的规律,掌握心理调适以及消除心理障碍的有效方法,完善个性,提高承受挫折、克服困难、适应环境的能力。

    陈永江:

    理论:心理学研究证明,同类材料挨着学习容易产生相互干扰,而不同类材料挨着学习受到的干扰就少。

    在米勒获奖消息出炉之前,外界认为今年的非欧洲作家夺奖热门人选包括秘鲁的略萨、美国的罗思和奥茨、日本作家村上春树、以色列的奥兹及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

    母语教育危机的根源是流行于世的实用主义哲学,是来自于个人和集团对利益的诉求和追逐。不认清这个前提,只是一味强调用母语考试制度的力量来“保障每个公民的母语能力得到充分生长”,这显然是不够的。我们的考试制度千疮百孔,如果不作真正的变革,只是试图通过强化考试制度来“强化中文的社会认同”,“保护其教学、研究与推广普及的资源”,“增加社会关注度与社会投入量”,“一劳永逸地创造良好的语言环境”,这只能是过于理想化的设想。说到关注与社会投入,语文教育在现实的环境中已经被关注得够多了,想想每年的高考作文试题,有多少人用怎样的眼神与语言在关注啊,考前与考后铺天盖地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语文专家用言辞表达自己的专业与别人的不专业,教师用言辞表达作文到底该如何出题,家长用言辞表达试题是公平还是不公平,报纸借机用言辞把更多的报纸卖出去,就连央视也能加入这样的讨论当中,我们还要怎样的关注力量?

    七、时间:在一年中,中国中学生有8个月是上课时间,每天11个小时左右的在校时间。美国学生每年只有1000个小时左右。上学时间短、课业负担少,这是让孩子做自己感兴趣的事,孩子有了更多的自由安排时间还能让孩子学习自己安排时间。

    “演示作文教学法是一种以小学五、六年级及初中一年级学生为教学对象,以在作文课上设计可记叙的生动、活泼、有趣的游戏演示活动为作文内容,通过游戏演示活动,激发学生情绪,诱导学生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完成从思维到文字的转化,并大规模提高思维创造力及写作水平的作文教学法。”李白坚的作文教学体系是一个“大作文”训练体系,包括小学、初中、高中三个阶段。其中小学部分称“快乐大作文”,初中部分称“趣味大作文”,高中部分称“创新大作文”。

    今年是中国的90后第一次大规模出现在高考场上,也是“弃考”现象第一次强烈地吸引了人们的眼球:今年应届高中毕业生报名人数为750万人,84万人没有报名,也就是说84万高中生放弃了高考这条传统的“跃龙门”之路。

    温总理原音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