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2013本科线

2019年04月09日 00:45

    近十几年来,全社会都在盲目迷恋英语,竟有三亿人在学英语,而却冷落、忽视、削弱母字、母语的学习与运用。整个中小学、大学、研究生教育,以学好英语为时尚,为学英语而花费的时间与精力远远超过汉字、汉语,许多研究生“英语六级,汉语初级”,写博士论文,概念不清,逻辑混乱,语句不通,错别字比比皆是,有的甚至连五个基本的标点符号“、”“,”“;”“。”“?”都用不准,大学各学科无不设英语,而除了文科,大多不设汉语,文科亦多弱化了古汉语的学习。而网络语言中出现了许多英汉夹杂、汉拼共用,以英语字母代替汉语词语,语言粗劣、低级、无聊、庸俗,词语晦涩,语法失范,错别字之奇令人瞠目!网络语言又一次严重地损害了母语的纯洁。凡此等等,使全民及在校各级学生的汉语水平大幅度下滑,比如 2005 年高考,一句模仿造句,广东竟有 10 万考生得了零分;作文得 50 分以上者不足 7 %;古文翻译 1 万份考卷为零分。 2005 上半年,上海复旦大学举行汉语比赛,夺魁的竟是外国留学生队,作为炎黄子孙,在国内学汉字、汉语,竟比不上外国留学生,岂不尴尬?母字、母语学习教育如此下滑,连英国广播公司亦惊呼 “ 文字差错,在中国大陆比比皆是 ” , “ 中国人的中文错误百出,中国人的英文更是错误百出。 ” (见《参考消息》 2006 年 2 月 15 日 )

    10.闻王昌龄左迁龙标遥有此寄 李白

    简化字比繁体字效率高,好学好用,可是有些人的想法,为了能读古书,要放弃简化字回归繁体字。要明白认识繁体字的人并不等于就能读古书。如果放弃简化字、回归繁体字,结果是不但丢了简化字,而且古书照样读不懂,这不是两头落空吗?

    只有一流的教育,才有一流的国家实力,才能建设一流国家。而这种“一流的教育”,首先应该是普遍的教育、公平的教育。同时,这种教育离不开包括就业公平在内的社会制度的支撑。惟此,我们才能让教育这条道路,真正成为每个孩子的进取进步之路,成为中华民族的富强和谐之路。

    山寨产品虽然在表层功能上可以具有一定的新颖性和独创性,但是它们经营的核心是低成本运营、偷税漏税和快进快出。山寨产品助长的是消费者对于品牌价值和生产者对于产品可依赖性(reliability)的忽视,是典型的用短期利益兑换长期利益的短视行为,对产业的长期发展弊大于利。

    当代学习社会有四大目的:学会认知;学会做事;学会共同生活;学会生存。现代人的生存方式是“做事”。这“做事”主要包括三个环节:从至善的价值出发;全身心地投入;企求做出成绩。教师专业化发展的过程是教师认识自我价值的过程,也是学会生存的过程,更是专业知识结构不断更新和专业能力不断增长的过程。教师专业发展的过程不是对所谓的“名优”教师的模仿过程,而是基于对自己已有的专业素质现状进行分析,来确定自己的发展方向、内容和目标,结合自身的实际条件来选择可行的发展途径和策略,提高对教师专业发展的认识,因为教师个体是否具有自主发展意识、能否做到主动专业发展才是实现其专业发展的关键。

  

    刘:刚才使用过“金字塔”这个比喻,而你现在引述的这种设计,则可以算是一种“倒金字塔”了,它的不稳定是显而易见的。如果缺乏广泛的外围知识作为铺垫,也不去求助于触类旁通和科际整合,一副先天就狭隘甚至偏执的头脑,怎么可能自由地发展起来?另外,即使作为相当特殊的个案,一个人有可能终生自我教育,把兴趣和心智都逐渐拓宽,但那也不能作为一种理由,去搪塞教育机构的普遍责任,它毕竟要面对具有统计学意义的数字。

    奥巴马还表示,他支持学校解聘那些不称职的教师,称有些教师如果教学水平得不到改善,“就得走人。 ”

  他透露,《规划纲要》目前正在征集意见,但是有几个敏感问题仍未有定案。“九年义务教育是否可能改成12年?目前有这样的意向,但还没有定论。”他指出,提案的方向有两个,一是向上普及高中教育,另一个则是往下,多增加一年学前教育。

    艺术与科学的结合,艺术与高科技的嫁接,不是一个局部性的问题,在创意时代具有普遍性的意义,不仅应该成为教育事业、人才培养的指导原则,也应成为一切文化事业、文化产业和高科技产业的指导原则。在如今的创意时代,要从战略高度来看待这个问题,为了实现建设文化强国的目标,加强美育显得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加重要了。

  

    语文课是一门以语言交流为特点的课,它需要老师用自己的语言去激发学生的想像,去开启学生的思维,去启迪学生的思想情感。用一颗灵魂去撞击另一颗灵魂,从而撞出思维的火花,智慧的树,思想的果。

    一是开展大艺术范围内的多专业综合联训,使学生在学院的自主性项目实践中开阔视野,拓宽知识面,既达到了“博艺”的要求,也学会了做人、做事,同时还培养了创新意识和素质。例如,该校2008年和2009年先后两次代表中国组团参加在荷兰、德国和捷克举办的国际民间艺术节,其参与的各个专业的师生把此项活动作为践行“八字校训”的具体实践过程,展现了良好的精神风貌。在今年捷克举办的国际民间艺术节上,从参加艺术节的54个国家代表团中脱颖而出,获得一等奖。该校在教学实践中实施大艺术范围内的多专业综合联训,不仅深得师生欢迎、成效明显,也得到专家和各级领导的充分肯定,获得了国家教学成果二等奖和上海市教学成果一等奖。

    客观地说,被非议的诗歌奖获奖人,其诗歌形象几乎被几首“零度抒情”之作定格,并不公允。鲁迅文学奖授予了获奖人的一本诗集,那里面并无“零度抒情”作品。获奖诗集的水平如何,比起另外几位诗歌获奖人的作品,以及其他体裁获奖作品来,是否有差距,没有人太有兴趣。

    ——超过半数的“80后”青年认为,“80后”青年群体在职场状况中最欠缺的是“吃苦耐劳”,排在首位;其他选择比例在近二成和超过二成之间的依次是“心理素质”、“敬业精神”、“奉献精神”、“服从意识”,分别排在二至五位。

    陶女士告诉记者,整个暑假,11岁的孙女报了5个培训班:英语、数学、绘画、钢琴、语文,其中,每周二、四、六上绘画课,一、三、五上英语课,二、六上钢琴课,数学、语文每天都要上。“这么多课程,都要用心记下来,不然特别容易混。”

    其次,文化的传承,离不开咬文嚼字的传统。中国历来有咬文嚼字的传统,在文字运用时字斟句酌,务求准确、得体、完美。“推敲”一词,就来自一个“咬文嚼字”的故事,如今已成为汉语文化中的经典。这类“一字师”的故事说明的正是传统文化对完美地用字行文的追求与推崇。

    [温家宝]:我们具有地域比邻、优势互补的条件,我们完全可以通过合作来渡过当前的困难。为了说明这个问题,我想举两个例子。 [11:31]

    哲学家卡尔波普尔在《科学进化论》中说,科学最大的特征不是“证明”什么东西是正确的,科学的本质是“证明”什么东西是错误的,凡是不能被“证伪”的东西,都不是真正的科学。割裂的、机械的错误“科学”教育思维,很可能成为一种“伪科学”教育,助长教育的“工具化”,这应该引起我们的反思。

    该《细则》是全国第一部专门针对中小学建筑提出的抗震鉴定和加固技术规范,是第一个详细说明提高单层砌体结构建筑抗震性能的技术文件,是第一次对广大农村地区提出的抗震技术标准,对提升全市中小学、特别是广大农村中小学校舍的抗震安全性能具有重要意义。

    打击学术遭假,“重典”不可或缺。然而,打击学术造假,治标更需治本!亡羊补牢,莫如事前防范,社会监督、法律威慑。

    二用人文话题结构教材有悖于语文现代化方向。

    不过,既然有关技能训练和知识灌输的各类“早教”几乎可以无孔不入,无所不包,甚至霸占孩子们越来越多的时间和精力,那么,比技能、知识更为关键的道德伦理和人文素质,是不是就连一席之地都不配有呢?在孩子们这一张张白纸上,究竟应该先写好“人”字,打好做人的基础,还是迫不及待的写满技能,本身倒是更值得反思。从这个意义上说,“孝子培养”至少并不比“技能早教”更加出格。事实上,人性或许有天生的成分,但后天的环境是不是对道德就毫无影响,答案恐怕同样是否定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孝”既然会来自潜移默化,其实也大可不必讳言“培养”。

    因此,诗歌能否写好,不在用什么体写,而在什么人写。是不是一位真正的诗人,有没有一颗对生活感受灵敏的诗心,这是非常重要的。

    结合自己的切身经历,研讨会上,北京师范大学的特聘教授、作家苏童先讲了一个《阿内西阿美女皇后》的故事:广场上的失忆女孩被中年猥琐男带回家,男人想要强暴女孩的过程中,女孩逃脱了。第二天女孩和那个男人又都来到广场,因为女孩失忆了,她还是不认识这个男的,她又跟着他走了。如此反复循环。

    一说中式教育这个沉重话题时我就恼火到胃下垂,不说的话又觉得良心不安,明知说了也白说时还说,这就是一介草根文人的操守。偶然间看到媒体有了新话题叫“教育去行政化”,貌似教改又以一种新的方式扑面而来了,——当然了,扑面而来的气体有可能是春风,也有可能是前座男生一不小心没憋住放出来的呢。真能确定这一举措是教育改革?恐怕未必。

    鲁迅的硬骨头阳刚精神可以要,但鲁迅骂过的政府现在细研究起来也不是最坏的政府,鲁迅骂过的“反动”资产阶级文人更不是什么反动的文人。吴稚晖、陈源、徐志摩、章士钊、胡适、林语堂、梁实秋、郭沫若、周扬、成仿吾、章克标、邵洵美等,甚至还打过一点笔墨官司的人夏衍、朱光潜、李四光不仅不反动,甚至连什么大错也没有呀。大不了都是些个人品行方面的问题,诸如太阳社的那些人,被鲁迅骂作“奴隶总管”的周扬,诸如“四条汉子”,后来不都是革命家了吗。如果鲁迅能活到1949之后,哪条“汉子”都是鲁迅的领导,而鲁迅绝不会成为他们的领导。至于鲁迅还革不革命,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对孩子进行艺术教育,是为了培养他们具有较高的人生境界并形成完善的人格,从而具有良好的综合素养。要通过艺术教育,让孩子在多才多艺的个人背景下享受生活、表现生活,并创造一种属于自己的快乐的生存与存在方式。

     热爱集体,具有责任感、竞争意识、团结合作和奉献精神。

    经济观察报:你为什么把2003年以来称为教育的第四阶段?

    拍砖方:初中生也需要社交

    [美国《华尔街日报》记者]:总理您好,我有两个问题想提问,中国现在已经变成美国最大的债权国,您怎么评价美国政府应对国际经济危机所采取的措施?有些人认为,美国巨额的债务会导致美元贬值,您是否担心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呢?如果担心的话,中国在分散投资风险的策略是什么呢?第二,您能不能保证中国不会让人民币贬值,至少在短期内不会让它贬值?中国会不会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提供资金支持? [10:28]

    二是出台相关政策,建立职业教育专项经费。重点支持职业学校的专业建设和实训基地建设,确保专业设置多样化、实用化,师资队伍最优化、专业化;设立职业教育奖学金和贫困学生资助基金;整体改善职业学校的办学条件,促进职业学校的规模发展。

    大中小学都重视美育,让艺术教育照亮人生

    与往年情形近似,网络热词一直是拉动汉语流行语库不断更新创新的重要助力。网络流行热词与大众流行热词之间通常会有一个缓冲、延时地带,这个地带的存在一则为网络热词预留出了一个纠错乃至修正的空间,一则也为更大人群的接受与使用给出了必要的时间准备。以2010年年份的情形论,随着被网友引用次数的逐步积累,随着开始有更多的90后正式展开自己的网络生活,很多潜伏于网络的流行语开始进入公众视野,并逐一在大众词典中软着陆。于此,2010年最典型的例证是“给力”一词。这个来自日和漫画的动词2010年因被选用于《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快速传播,出尽风头。

    南方周末:从多元智能的角度看,应该给孩子多元的选择,多元的人生发展方向。

    ■内幕

    根据以往的经验,清华、北大自主招生往往在同日举行,因此准备参加自主招生考试的考生必须尽早选择阵营。不过,为了给考生更多的机会,“清华系”的七所高校承诺,将尽量错开面试时间。

    那无穷的真理,让我苦苦地求索、追随。

    吴冷西很快把电话打到总政宣传部,总政又及时将电话打到沈阳军区政治部。沈阳军区政治部又将核实雷锋日记的任务,交给了《前进报》编辑董祖修。

    无论哪种情况,都与“促进教育公平和均衡优质教育资源”的出发点相去甚远,还可能造成校长与教师、教师与教师之间的人际关系紧张,助长一些不正之风。

    董: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入场!

    政府行为本身一定要公正

    大学生就业理念也存在一些误区,如“宁到外企做职员,不到中小企业做骨干”“创业不如就业”,“就业难不如再考研”等。此外,据2006年大学生就业调查报告显示,目前六成大学生月薪期望值低于2000元。但近八成的用人单位却认为大学生仍存在期望过高的现象,主要表现在薪酬、地域、个人发展机会、职位要求、行业要求、假期要求和要求专业对口等方面。

    值得关注的是,高考评卷在一定层面上可以说是草菅人命。我去年在评卷现场就活生生地看到,同一篇高考作文,两位教师评分,竟相差28分之多。后来评卷组组长调查原因,才知道前一位评卷教师连滚动条都没有拉动,文章都没有看完就给了分数,后一位教师评卷认真,这才挽救了那位考生。说草菅人命,当然还有更多理由。

    上学路遥 孤儿离乡求学

    高校就业工作部门要立足于“生涯发展”,引导学生尽早树立正确的择业观,主动参与学生素质和能力的培养,重点建设好“职业发展与就业指导”类课程。在思想教育方面,要加强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民族气节教育,引导和鼓励广大学生树立志在四方、扎根基层建功立业和自主创业;在科学素质培养方面,要及早培养学生求真务实的精神,重视知识的更新,帮助学生建立合理的知识结构,提高学生的外语水平,创造条件让学生从低年级开始参加社会实践活动;在能力提升方面,要为在校学生提供全面的素质训练,帮助学生利用学生社团、项目合作、暑期实习等各种机会,培养情商和智商等方面的潜质,让学生学会思考、沟通和参与团队合作的基本技能,为未来走向工作岗位做好准备。

    董:水晶五羊里盛满了清水,她来自广州的母亲河-珠江,象征着生生不息和滋养人类的生命之水。

    王一川:我们所做的不过是一次调查而已,不可能从中引申出更多。但需要指出的是,您从我们发表于《当代文坛》2010年第6期的调查报告原文可以看到,我们是严格按照调查研究的规范来做的,即是以科学抽样的方式来做调查的,抽样范围涉及东西南北中不同地域的大学以及不同层次、不同学科、不同性别的大学生,等等。单就大学生群体调查来说,我们是严谨地操作的,应当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和公正性、权威性。但是,话又说回来,我们做的毕竟只是当前在校大学生这一有限群体的抽样调查,而真正完整的和具有广泛代表性的中国文化符号观调查,则需要扩大到在校中小学生、在职人员、市民与农民等不同的群体中去进行,而那是另外的远为复杂的调查了,仅凭我们课题组是远远不可能承担的。其实,我们课题组在着手这项调查之前,对大学生究竟会有怎样的选择是心里没底的。我多年在大学教书,感觉越来越不了解现在的大学生。他们是否都会不约而同地去选择周杰伦、吴彦祖等流行符号而非孔子、汉语、鲁迅等?去年大学生电影节期间发生在我们学校的一件事给我印象极深:我们组委会的同学们在北国剧场搞了个某某影星与粉丝见面会。由于以前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更是事先对粉丝的狂热度严重地估计不足,没想到引来许多热狂的大学生,尤其是女大学生。她们争先恐后地蜂拥向前,渴望与偶像面对面地亲密接触,不顾一切地冲击、欢呼、尖叫,几乎挤出一场事故来,搞得我至今仍心有余悸,发誓不敢再同意组织这样的活动了。但或许就是她们中的一些大学生,很可能在填写中国文化符号问卷时,却高度理智地不会把这个偶像选进去。